第1161章 命终之时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神针侠医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

  “罢了,用不了多久便会和她再见,到时候再与她一分胜负。”陈飞宇摇头而笑。

  在刚刚他和夏尔玛的对战中,他并没有使用龙渊剑,如此神兵利器,作为最大的底牌之一,肯定得等到关键时刻再用出来,这样才能起到出其不意的作用!

  接着,陈飞宇收回剑指,豁然转身,走进了别墅内,重新拿出延陵挂剑图,心念一动,便再度进入画中世界。

  这一次,陈飞宇并没有再去徐君陵,而是向着远方耸立云霄的高山走去。

  延陵挂剑图用了留白的画法,在近景的徐君陵和极远处的高山中间什么都没有画,留给观众想象的空间。

  而陈飞宇惊奇的发现,画中世界和延陵挂剑图一一对应,他绕过徐君陵后,只见前方是一大片平整的草地,极目而视,至少也有数千平米大小,如同延陵挂剑图中的留白一样,上面什么东西都没有。

  “这么大的空间,不用浪费了,等忙完燕京的事情,空闲下来后,我可以在这里开辟出一条河流,放养一群鱼苗,再盖上几间草屋不,这么大的空间,就是盖上一座城堡也完全够用,无论是打发时间,还是找个安静的地方打坐修炼,甚至是躲避仇敌的追杀,都是极佳的去处。”

  陈飞宇眼睛发亮,加快脚步向着远处的高山而去。

  以他的脚程,花了好几个小时,才将数座山峰走了一遍,发现除了树林外还是树林,一点活物的气息都没有。

  “这么大的山峰,完全可以养一些飞禽走兽,饿了的话还可以打猎烧烤,等开辟出河流后,也有了稳定的水源,如此一来,就算在画中世界生活三五年也没有问题。

  画中世界由剑仙开辟,寻常的武者没办法从外部破坏延陵挂剑图,如果我的设想能够实现的话,画中世界完全可以当做我的一条退路,能够在关键时刻发挥出意想不到的效用!”

  陈飞宇越想越是兴奋!

  可惜的是,目前他诸事繁多,柳家、冥府以及国外强者的反扑近在眼前,如果不小心应对,便有性命之危。

  陈飞宇纵然设想的再好,也只能等到处理完眼前的危机,再好好经营画中世界。

  不过饶是如此,陈飞宇还是开车向市中心驶去,打算买一些桶装水和食物扔进画中世界,以作不时之需。

  同一时间,柳家灯火通明。

  客厅内,除了柳战,冥府副宗主宫天阙,以及柳家家主柳九明外,还有一位身穿黑色金边长衫的老者。

  他须发皆白,貌不惊人,眼神古井不波,身材不高不矮,如果扔在大街上,那就是一个毫不起眼的糟老头子。

  但是宫天阙、柳战等人,却对他十分尊重,甚至就连他的座位,都要比宫天阙靠前,显然地位在宫天阙之上。

  此刻,柳家家主柳九明坐在主位上,眉宇间有几分阴霾,恨恨地道:“万万没有想到,陈非竟然就是陈飞宇,他既然在燕京出现,那说明彦庆和傲兄已经已经死在了他的手上。”

  他猜的没错,柳彦庆和雷傲二人,的确在东瀛被陈飞宇斩杀!

  “父亲节哀。”柳战紧紧握着双拳,道:“如此看来,传国玉玺就在陈飞宇的手上,另外,冥府也有数位强者死于陈飞宇的剑下,新仇旧恨加起来,必须让陈飞宇付出代价!”

  “你说的不错。”柳九明点点头,按捺下内心的悲伤与愤怒,对坐在首位的长衫老者说道:“宋宗主,因为我们柳家的事情,连累冥府折损了好几位强者,柳家甚是过意不去。”

  “冥府和柳家世代交好,相助柳家是冥府分内之事,只能怪陈飞宇太过奸诈,化名陈非行事,让我们大意轻敌,以至于损失惨重,此仇不可不报!”神秘老者眼中凶芒闪烁,但是任谁都能听到他口中的杀意。

  宫天阙顿时打了一个寒颤,已经好久没见到宗主这么生气了,这回陈飞宇必死无疑!

  没错,眼前这位老者,正是冥府的宗主宋玄,一身超凡脱俗的实力已经到了“传奇后期”巅峰境界,仅差一步之遥,就能修炼到“先天”境界,而且精通种种秘术,有鬼神莫测的手段,绝对是冥府第一强者!

  柳九明沉吟着道:“宋宗主实力强悍,再加上冥府诸多强者从旁相助,陈飞宇再厉害也不是对手,不过,陈飞宇也不是易于之辈,想要杀他,得做好万全的准备。”

  宋宗主冷笑道:“提前布下陷阱,把陈飞宇引到里面,将其围而杀之,任凭陈飞宇有三头六臂也难逃生天,现在唯一的难处,就是怎么把陈飞宇给引过去。”

  “我倒是有办法。”柳战及时说道:“我跟陈飞宇打过几次交道,以我对他的观察,说好听点他很自信,说难听点就是自负。

  我们可以设下鸿门宴,让潇月出面邀请陈飞宇,以他自负的性格,就算知道是鸿门宴也绝对不会拒绝,到那时候,我们只需要乖乖等他走进陷阱即可。”

  “既然你有把握,那就按照你说的办。”宋玄站了起来,冷笑道:“我这就去寻找一处极佳的地点布下陷阱,只要陈飞宇敢来赴约,我就有把握让他有来无回,顺道把传国玉玺抢过来!”

  “我陪同宗主一起去。”宫天阙也跟着站了起来。

  “那就麻烦两位了,只要能抢回传国玉玺,柳家必有重谢!”柳九明大喜过望。

  宋玄和宫天阙正准备离开,突然,一名中年男子急匆匆走了进来,恭敬地道:“家主,外面有两位自称西方教廷的人求见,说是寻求柳家合作,一同对付陈飞宇。”

  此言一出,在场诸人纷纷吃了一惊。

  紧接着,宫天阙恍然道:“听说陈飞宇和西方教廷有着不小的恩怨,这次西方教廷派人过来,肯定也想杀了陈飞宇,看来我们又有帮手了。”

  “自作孽不可活。”柳战冷笑道:“陈飞宇得罪这么多势力,活该这么多人想要他死!”

  柳九明嘴角翘起一丝笑意,挥挥手,吩咐中年男子把人带过来,接着笑道:“有了西方教廷的加入,这回杀死陈飞宇,抢夺传国玉玺的成功性,又提高了不少。”

  “这一次,真的到陈飞宇命终之时了。”宋玄负手而立,仿佛判下了陈飞宇死刑。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