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0章 三招定死生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凄清的月色下,笼罩着神秘的氛围。

  莫名出现的女子,带来莫名的杀机。

  “招惹我,对你没有任何好处。”陈飞宇手一挥,袖微扬,一股劲风席卷四方:“你单独来见我,不怕我杀了你吗?”

  “死亡只是另一段旅程的开始,我何惧之有?”夏尔玛轻蔑地道:“更何况,以你的实力,还不是我的对手。”

  “自信的女人会充满魅力,但是自负的女人,却会令人耻笑。”陈飞宇口中轻蔑,但心中不敢大意,右手已经捏成了剑指。

  “自信还是自负,你马上就会知道。”夏尔玛抬头望月,只见明月清辉,道:“今晚月色很好,你能死在明月之下,也不枉此生了。”

  “你杀不了我。”陈飞宇摇头而笑:“你的武道境界比我高,但是在我的手上,已经杀了不少“传奇中期”强者,你的威胁对我来说苍白无力。”

  “我是天竺圣女,你不要把那些普通的传奇中期武者来跟我对比。”夏尔玛伸出三根纤纤玉指,道:“能接我三招不死,你才有机会见到明天的太阳。”

  “哈!”陈飞宇一声轻笑,战意陡然高涨:“那我只能恭候阁下高招。”

  “不知道你的实力,能否比得上你一半的勇气。”

  夏尔玛话音刚落,只见她手腕在胸前交错,身姿曼妙起舞,宛若翩翩蝴蝶,令人心神摇曳。

  在她洁白如皓雪的手腕上,分别带着两串手铃,随着她翩翩起舞,发出“叮叮当当”的清脆声响,仿佛从天边而来的梵音,摄人心魄。

  陈飞宇敏锐的察觉到自己被铃声所影响,神智出现一丝恍惚。

  赫然是精神力攻击!

  在这千载难逢的时刻,夏尔玛出手了!

  她眼中杀意凛然,在摄魂铃声的掩护下,香风一闪,她已至陈飞宇身前,掌心凝聚崩天之力,悍然击向陈飞宇的心口!

  “卿本佳人,何故如此心狠?”

  突然,陈飞宇眼神恢复清明,闪电般出手,握住了夏尔玛纤细的手腕,只觉得触手滑腻,运转真元不断化消夏尔玛手上的内劲。

  夏尔玛眼中闪过一丝讶异,不过她丝毫不惧,立即震开陈飞宇的右手,纵身向后跃去,道:“西方教廷开出了我拒绝不了的筹码,杀了你,对天竺好处多多,我只能大开杀戒。”

  “你注定要失望了。”陈飞宇屈指而弹,三道凌厉剑气在月色下迸射而出,袭向夏尔玛。

  “你能这么快恢复正常,看来传闻不假,你的精神力很强大,能够抵消我的铃声,可惜我的天玄梵音可不仅仅是精神力攻击那么简单。”夏尔玛清冷的声音传来,立于原地不躲不闪。

  就在三道剑气袭到她身前两米处时,铃声化作无形声波,将剑气挡了下来。

  陈飞宇冷笑,踏步上前,准备再度进攻。

  突然,眼前场景突变!

  只见不知何故,他自己竟然站在了岸上,眼前不再是别墅草坪,而是一处宽阔湍急的江河,而夏尔玛则赤着双足立于河面上,脚下盛放着莲花,仿佛传闻中的女神,圣洁而高雅。

  陈飞宇立即停住脚步,眼中讶异一闪而逝,下意识还以为自己又穿越了,但是紧接着,他就意识到以夏尔玛“传奇中期”的实力,绝对做不到这种神奇的事情,脑中灵光一闪:“这是幻觉?”

  “你很聪明,一眼就能看穿这是幻觉。”夏尔玛一声轻笑,素手微扬,铃声响起,水面上凝聚出数道水剑,齐齐指向了陈飞宇。

  陈飞宇还是第一次被人拉入幻境,他非但不惧,反而饶有兴趣地打量着四周:“很神奇,你是怎么做到的?”

  “这便是我天竺教天玄梵音的神奇之处,可惜我只练到第五层,只能让人产生幻觉,如若我能练到第九重,就能直接进入你意识之中,斩杀你的神智。”夏尔玛神色淡然,看不出丝毫得意之色,由此可见她心性高明,道:“如今你身处幻境,生死已在我掌握之中,投降还来得及。”

  “动手吧,我来会一会你这位天竺年轻一辈第一强者有何过人之处!”陈飞宇战意越发高涨,指端凝聚出“斩人剑”,在岸边纵身跃起,向夏尔玛攻去。

  “在我创造的幻境中,你不是我的对手。”夏尔玛一声轻笑,身后数道水剑齐齐射向陈飞宇。

  陈飞宇一剑横挥,“斩人剑”狂暴之气大作,水剑顿时化作虚无。

  紧接着,陈飞宇其势不竭,仗着“斩人剑”之威,凌然冲向夏尔玛。

  夏尔玛于水面上不断向后撤退,一步一生莲,端的是美丽高雅。

  只见她后退之际,皓腕微扬,摄魂铃声再度传来,不断冲击陈飞宇的神智。

  陈飞宇早已做好了戒备,释放出精神力,抵消摄魂铃声后,精神力继续攻向夏尔玛。

  霎时间,夏尔玛神色一滞,仿佛被精神力所攻到,后退之势顿止,呆呆的立于水面莲花之上。

  下一刻,陈飞宇的“斩人剑”已经刺穿了夏尔玛的心脏。

  “不对!”

  陈飞宇非但没有杀敌的快意,反而神色惊讶,因为入手处,根本没有利剑刺入人体的感觉。

  突然,他心中陡然升起一股危机感,立即转身挥剑横档。

  “叮”的一声,一道凭空出现的剑气击打在“斩人剑”上,被“斩人剑”的狂暴之气冲击的消失于无形。

  “好快的反应,可惜了。”

  不知何时,夏尔玛的身影已经出现在岸上,而被陈飞宇所杀的夏尔玛却消失不见,化于无形。

  陈飞宇运转内劲,稳立于水面上,称赞道:“好厉害的幻境,栩栩如生,连我都差点被骗了。”

  “到此地步你还有心称赞,莫非你不怕死在幻境中?”夏尔玛好奇而问。

  陈飞宇昂首自信道:“我一人一剑,就足以破此幻境,又何惧之有?”

  “你们华夏人都像你这样嚣张和愚蠢吗?高估自己的实力,是你败亡的开始。”夏尔玛淡淡道:“三招已过,你赢取了看到明天太阳的机会,下次见面,你会死在我的幻境之中。”

  她话音刚落,陈飞宇眼前环境再变,已再度置身于别墅外面。

  而夏尔玛已经消失于原地,芳踪渺渺,神秘莫测。

  陈飞宇摇摇头:“本来打算下一招就击破她的幻境,谁知她真的撤招离去了,可惜,可惜。”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