俏美娇妻被淫记(26)
打开书架 返回书页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可能导致更新不及时,访问最近更新请点击

  俏美娇妻被淫记(26)危险性游戏2019-06-09陪着小茹在校园里散步,不知不觉中就走到了学校的后院。

  学校后方、靠近围墙的地方,种着一些柳树,春夏之交,树枝上挂着绿色的修长叶子,靠着墙根的地上还落着不少去年秋天落下的枯枝败叶。

  妻子看到这样的景色,不禁触景生情,心头突然笼罩着难以捕捉的郁气。

  她轻轻抬起一只手臂,垂首一看,她的手腕和手,肌肤白净,是那么细腻,略带苦涩的说道:“老公,你说我是不是已如同那残花败柳一样?”

  “老婆,你永远是老公年轻美丽的小妻子。”

  我简单而直接的回答道。

  小茹愣了一下,不知怎地心如乱麻。

  她一会儿想抬头看我,一会儿又避过脸、假装看风景。

  就在这时,我的声音又问道:“你又没有做错什么,为什么突然说这样的话?”

  小茹显得有些无所适从,低下头说道:“我难以原谅自己。”

  就在这时,我轻轻搂住了她的身体。

  我的体温,一下子让她寻找到了情绪释放的方向,感觉身体一软,身上的力气也使不上来了。

  我在她耳边轻声说道:“老婆,你不要难为自己,一切都是老公造的孽,如果有什么后果就让我一力承担。”

  小茹觉得有甚么温暖的东西在身体里涌动,正在升温,却找不到出口。

  那样的情愫一经拨动起来,便无法再平息,只有让它继续上升、才能在某一刻得到释放。

  “你没有什么不对,也不用承受什么后果,心里何必总与自己过不去?”

  我在她耳边悄悄说道。

  我的声音低沉却让人安心,说话呼出的气,暖暖地触动在她的耳际,那轻微的触觉彷若迅速地传遍了所有地方,让她有点心慌。

  小茹长呼一口气,伸出手臂,主动地紧紧抱住了我。

  接着她又把脸贴近了我的颈窝,深深地吸气,贪婪地闻着他的气息。

  只是一个拥抱,但彷佛已经无法挣脱了,她也感受到了我的身体变化。

  “我们先回去罢,让学生看见了不大好。”

  我道:“也好。”

  小茹红着脸,从我的拥抱里稍稍移开,抬头看了我一眼。

  俩人分开了拥抱,手却仍然拉在一起,彷佛生怕离开了对方会消失一般。

  接下来的两天,我精神奕奕的陪着情绪得到了发泄的妻子,陪她上课,陪她吃饭,陪她睡觉。

  老头也被抢救过来了,但他被摔得脑出血,整个人都瘫痪了,人也痴呆了。

  妻子很澹定的一口咬定,老头就是上楼通知自己,李老师回家了,要自己代替她看着学生,至于他怎么从楼上摔下去的,自己也不知道。

  而致使他摔得这么严重的原因主要还是楼道的栏杆高度不达标,可这说起来就问题大了,肯定得牵扯到他们家的亲戚和村长本人,于是在镇政府的协调下,给了村长家三万块钱,这就算是了事了。

  “老公,我舍不得你走……”

  妻子依依不舍的拉着我的手。

  “老婆,我也舍不你呀!”

  陪了老婆三天,出来的匆忙,也没有交代,公司有事急等我回去处理,只好跟老婆告别。

  “老公,没事,公司的事要紧,再一个多星期我就能回去了。”

  看着我恋恋不舍的眼神,小茹安慰着我。

  “嗯,老婆,么么哒!”

  想不到老头的事就这么轻松的解决了,我还怕有人因为李老师离开的时间跟老头摔下来的时间相差三个多小时而引起怀疑呢,没想到李老师因为她爸突发急病,到县里治病去了,根本没人发现这一回事。

  回到了家,我又过起了跟妻子微信聊天的牛郎织女生活,不过好在这几天里我跟小茹放肆的做爱,在宿舍,在活动室,甚至在野外的草垛上、树林里,也终于稍稍弥补了我的失落。

  ………………………………“嗯?李强强,你在门口等老师吗?”

  中午,小茹回宿舍的时候,发现门口站了个男孩子,畏畏缩缩的样子。

  “老师,我……我有事想跟你说……”

  男孩名叫李强强,按他的年级来算应该才十三岁,但是可能是发育的比较早,个头都有小茹高了,也是留守儿童的一员。??李强强在男孩子里算是比较高大的了,平时在学生里也是一个比较强势的,今天这是怎么了?像是被霜打的茄子一样,焉焉的。

  “那,进来吧。”

  小茹打开门率先走了进去。

  小茹今天穿了一件澹蓝色的短袖t恤,饱满高耸的乳房紧紧地被t恤箍住,虽然t恤的开口不低,但是依然可以看见一条浅浅的乳沟,纤腰之下是一条牛仔超短裤,绷的很紧,勾出性感的臀部曲线,整条大腿都露在外面,优美浑圆的修长玉腿上包裹着肤色的透明连裤袜,细长的美腿在丝袜的包裹下显得完美无瑕。

  李强强跟在小茹的背后,两只眼睛目不转睛地看着妻子穿着丝袜的美腿,贪婪的目光像是要整个把美女教师吞下去一样。

  “有什么事跟老师说呀?”

  小茹放下手里的东西,转身坐下,好奇的问道。

  她的眼眸,深褐色的微带点蓝色的反光,纯净中略显深邃,如阳光下的清澈深潭,此刻还带着几分顽皮的笑意,微挑着嘴角隐约有几分讶异之色。

  “那个……那个……”

  男孩立刻变成老实的样子,吞吞吐吐了半天,才呐呐的说道:“白老师,我会不会坐牢啊?”??小茹一脸懵逼:“你怎么了,好好的说什么会不会坐牢。”

  李强强哭丧着脸,沮丧的说:“白老师,前两天把村长大爷摔倒的楼道上的西瓜皮是我放的。”

  啊!小茹惊呆了,派出所说老头可能是踩到瓜皮摔倒的,原来大家都以为是有人吃完后随手扔的,没想到是这个男孩故意放的。

  “你为什么好好地要在楼梯上放那些东西呢?”

  小茹好奇的追问。

  “我……我看见村长上白老师宿舍来了,他,他不是好人,爱跟女学生耍流氓,我就想……教训他一下,没想到……”

  李强强刚开始义愤填膺的说道,越说越沮丧,好像快要哭出来的样子。

  “啊,那……那你那天看见什么或听见什么了没有?”

  小茹突然想起来什么,脸红红的问道。

  “没有,没有……什么也没看见!”

  男孩子坚定的摇头否认。

  但是小茹从他左右晃动的眼珠和脸上心虚的表情,猜出他一定是说了假话,脸颊不由的越来越红,娇艳的快要滴出血了,唇色更是绯红鲜嫩,就似欲熟未熟的樱桃,色泽迷人。

  “那……那这件事情,老师不会说的,你也不要跟别人说,这是咱们两个的秘密,只要不说,你就不会坐牢的,好吗?”

  小茹有点心虚的说道。

  “嗯,谢谢老师。”

  “好了,快回去睡午觉吧!”

  微信。

  “老公,你知道吗,那天楼梯上的果皮是有人故意放的!”

  “啊?怎么回事?”

  难道有人发现是我放的了吗?我的心里一阵抽紧。

  妻子详细的给我说了李强强中午来向她坦白的事。

  嗯?我直觉觉得这事没那么简单,果皮明明原来在楼梯边上,是我放到中间去的啊!再说了,十来岁的男孩子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怎么会那么害怕的主动向老师坦白呢?而且还主动说是自己放的,真不知道这个小孩是真的淳朴胆小还是别有机心呢?可我又怎么向老婆说?说那晚上我早就来了,是我把果皮放到楼梯中间的?嗨,还是不说的好。

  “还有,老公,那天晚上……村长弄……我的时候……可能被李强强在外面听见了……或者看见了……”

  “应该没事吧?你不说他才十三岁吗,你就假装不知道得了,再说他可是给你解决了个大麻烦呢,你可得好好谢谢他,要不我给他买两件衣服吧?”

  “不用了,老公,我想到办法了。”

  小茹想着上次偷听到的学生之间的谈话,怀着报恩的心思,心里有了一个主意。

  第二天,某些有心人就发现白老师柜子上的锁不见了,柜子里除了丝袜还多了几条性感的内裤。

  第三天,柜子里的丝袜和内裤全部不见了。

  晚上,妻子轻手轻脚的从学生宿舍前走过,偷偷的听着学生们的议论,可是并没有她想听到的。

  过了两天,丝袜和内裤全回来了,不过一件件上面都沾满了干涸的斑迹。

  “老公,我好像又做错事情了……”

  “怎么了?”

  “你看……”

  看着手机画面上那几件沾满了干涸的精液的丝袜和内裤,我大吃一惊:“老婆,你,你趁我不在,又……又跟几个人搞过了,丝袜和内裤上这么多精液!”

  “哎呀,坏老公,讨厌,不理你啦……”

  小如娇羞的说:“不是那么回事,是,是……是那个李强强啦,你不是说要我感谢他嘛,他偷过我的丝袜打飞机,我觉得他对我有些朦胧的好感,就……就把丝袜和内裤放在柜子里,让他……没想到这才两天功夫,就全部都……也不知道是他一个人的,还是好多人的……”

  看着妻子娇羞的表情,我感到好笑,你说你干的这是什么事啊,尽想些馊主意!嗯?我脑子一转,嘿嘿,我老婆这么单纯,逗逗她,于是我装作大惊失色的样子说:“老婆,你这可是好心办坏事了啊!”

  “啊?老公,你什么意思?”

  “老婆啊,人的性观念都是青春期形成的,这时候的性行为对成年以后的性观念相当的重要啊!老婆,你不就是最明显的例子吗?”

  “嗯?那……”

  小茹不明白我前面说的是什么,但是后面的话她听懂了,赞同的点了点头。

  “你还不明白吗?男孩子十二三岁正是性观念觉醒的时候,你让他拿你的丝袜和内裤打飞机,不但对他现在不好,而且将来更不好,第一,容易形成恋物癖,以后不喜欢女人,只喜欢用女人的内衣物打飞机,第二,打飞机容易养成手淫的习惯,以后会发生早泄、不举、生殖器发育不全等毛病呢!第三,手淫过度,甚至会让他的性心理发生扭曲,以后不喜欢女的,喜欢男的!”

  其实,以上的话似是而非,我就是大话咧咧,骗妻子玩的,没想到妻子竟然当真了!“哎呀,那可怎么办呀?”

  小茹没想到自己报恩的心思却害了学生,着急的问我。

  “我怎么知道怎么办呀?你自己搞出来的事情自己收拾。”

  我一脸无所谓的说。

  “哎呀,坏老公!你一定知道怎么解决,快告诉我,不然我不理你了!”

  小茹急了,撒娇的嗔怪道。

  “办法倒是有,不过我可舍不得让我的老婆做出那么大的牺牲,而且老婆你一定不会愿意的。”

  “哼,那你快说!”

  “是你把人家引上歧途的,那就得你把他再给纠正回来,由你教给他正确的性经验啊!”

  听了我说的话,妻子思考了半天才明白过来,她沉默了半天,幽幽的说:“老公你如果舍得,我就愿意。”

  啊?老婆这么聪明了?一眼就看穿了我在逗她!还反将我一军!不,不能这么简单就被老婆发现我的真实意图,那也太尴尬了。

  “不,不,不,我可舍不得,只是你问了我就这么说了而已,老婆,别想太多,他就一个小孩子而已,以后慢慢长大说不定就纠正过来了呢?”

  啊!小茹一脸懵逼,老公说他舍不得,难道这不是老公淫妻的想法吗,难道自己又弄错了?“老公……等一下……”

  小茹迅速用手机上网查了查,发现网上有个叫戒淫吧的贴吧里的一些说法跟我说的很像,当然变同性恋什么的是我胡说,但是小茹匆匆忙忙的也没细看,大致看了几眼就想当然的认为我说的全部都是真的。

  。

  “老公,我上戒淫吧查了,果然是这样,你没有骗我!”

  “那当然了,老公怎么会骗你呢?”

  我心里一阵大汗,幸好有个贴吧神助攻!妻子这时想起了刚来学校的时候,教育部门集中他们这些支教老师给他们做的关于农村留守儿童的培训。

  农村留守的少年儿童,正处于成长发育的关键时期,他们无法享受到父母在思想认识、价值观念和生理健康等方面的引导和帮助,在成长中缺少了父母情感上的关心和呵护,相对来说容易走向发展的极端,造成在价值认识和个性心理发展,甚至是性心理和性行为等方面的异常,如果不能及时的发现和纠正,他们就很可能会走向堕落甚至是犯罪的不归路,而只要我们及时给他们多一点关爱,多一些教育,就能制止这一情况的发生。

  小茹沉默了一阵,像是在做激烈的斗争。

  终于她下定了决心,坚定地对我说:“老公你说得对,不能害了孩子,我决定了,得帮李强强把他不好的行为纠正过来。”

  “不行,我不同意,老婆,你想好怎么纠正了吗?看你说的情况,这小子已经有性行为的能力了,纠正性行为难免要跟他的生殖器接触,再说你的身体敏感度……,万一你们俩……出事了怎么办?”

  啊,没想到弄巧成拙,反而引起了小茹对这件事的执着。

  “老公,我只是用手帮他……我不会跟他发生关系的……”

  小茹有点恼羞成怒的样子,小脸蛋红通通的,甚是迷人。

  “用手?那跟他自己打飞机有什么区别?再说,如果他要强奸你呢?再小他也是个男人,真的出事了,你确定能反抗得了他吗?”

  小茹想起李强强那小牛犊子一样壮实的身体,忽然心里一阵火热。

  为什么?为什么自己的心里突然起了这样一个不堪的念头?明知道这样是不对的,但是自己好想试一试。

  她犹豫地说:“可是,老公,这样的话,我总觉得对不起学生……”

  “不行,我怕老婆你失身给他!”

  沉吟了一下,小茹呐呐的说道:“老公,你放心,我不会让他……”

  又犹豫了半天才说道:“要不,老公,你在手机上看着,好吧?”

  我这单纯的妻子哟!面对妻子的信任,我不禁感到十分的惭愧,可是又为即将到来的女教师与男学生之间的不伦剧情感到十分的兴奋。

  算了,难得我这单纯羞涩的小娇妻主动地要求在我的监督下玩这样色色的游戏,要不,就让她玩一次这危险的游戏吧?一个十来岁的小男孩,虽然有了射精的能力,但是估计他的小鸡巴还是没有发育的状态呢,勃起来有五公分没有还是个问题呢!“那你准备怎么办呢?”

  我问道。

  她断断续续的,但是又好像早有准备的说道:“我……准备当面揭穿他用我的丝袜和内裤打飞机的行为,告诉他那样做是不对,然后呢,就想办法……,然后……然后当然就是用正确的办法让他发泄出来……让他明白什么才是正确的性行为……什么是错误的!”

  小茹说到这里,突然感到一阵异样的刺激,不由的夹紧了双腿。

  “那,老婆,你知道什么样的方法才是正确方法吗?”

  我带着几分调笑的意味问小茹。

  “至于方法嘛……老公……你别问这么多了好不好?等着瞧好吧,别小看人!”

  小茹有点害羞了,扭扭捏捏的,有点生气的说道。

  “那……那好吧,那老婆你自己决定就好……”

  难为我这害羞的小娇妻能想出什么靠谱的方法来,我心里暗笑,装作很勉强的样子同意了。

  “嗯,老公,谢谢你的理解……”

  小茹开心地笑了。

  嗯,有点期待,也有点害怕呢,她像做了坏事的小女孩一样有点忐忑不安起来。

  晚上,手机视频通话打开了。

  妻子已经换了一套衣服,此时的她一头乌黑长发如同瀑布般披下肩头,娇嫩的小嘴涂着性感的艳红色口红,上身穿着一件纯白色的衬衫,衬衫的钮扣紧紧地扣着,但却挡不住两个硕大乳峰所勾勒出的完美弧度,白色的衬衫非常的薄透,隐约可以看见妻子里面竟然穿了一件充满诱惑的粉红色乳罩。

  浑圆紧翘的臀部将超短的黑色套裙绷得紧紧的,裙摆短得似乎只要一弯腰就可能看见里面的小内裤,黑色的透明丝袜闪着滑顺的光泽,使得妻子那细白苗条的双腿看起来更加诱惑。

  妻子这一身打扮看得我顿时欲火焚身,不禁称赞道:“老婆,你真美!我想你了,老婆……”

  妻子笑着说:“油嘴滑舌,就会甜言蜜语骗人!老公,你呀,乖乖地啊……”

  说完,她把手机摆在窗台上,前面用杯子堵着,光露出一个摄像头,很难被发现。

  “李强强,进来吧!”

  我听见她喊了一声。

  她故意在趴在床沿摆出了一个弯下腰捡东西的动作,套裙短短的裙摆随着她下腰的动作掀了起来啦,等到李强强进门的时候,里面美丽的红色小内裤就这样诱惑地呈现在男孩子面前。

  “啊!”

  李强强脸色苍白,看上去有些焉头巴脑的样子,刚进入房间时,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两眼放出炙热的光芒。

  “李强强,你来了,怎么啦?”

  妻子维持着弯腰的姿态,回头问他。

  “没……没什么,白老师,你在干什么呀?”

  李强强赶紧收回紧盯着妻子下身的目光,装作不在意的问。

  “我掉了个东西,李强强,你等下,我马上就好。”

  知道李强强正在看她,妻子更加用力地向下弯腰,还将大腿张得更开,大半个穿着红色蕾丝内裤的翘臀,就这样暴露在李强强和我的眼前。

  两条穿着长筒黑丝袜的美腿大大张开,红色蕾丝内裤的布料是镂空的,内裤的中间隐约透露出一团黑色,明显是妻子的阴毛,而她摆出的样子好像想要诱惑着男人从后面干她一样,这种致命的诱惑让李强强本来就不安份的肉棒开始慢慢地挺高,几乎要顶出裤子。

  终于,美丽的女老师站起了身子,可是她身后的男学生却弯着腰,苦苦的紧缩着自己胀大的阴茎。

  回过身来,看着李强强痛苦的弯着腰的样子,妻子好笑的问道:“李强强你怎么了?站直了!”

  男孩子畏畏缩缩的站直了身体。

  妻子假装生气地娇嗔:“你刚才是不是在偷看老师的屁股呀?”

  “没……没有啊!我哪有?”

  李强强紧张地矢口否认。

  “嘻嘻!明明看得色迷迷的,还说没有,你看你的裤裆!”

  顺着妻子指的方向望去,李强强的肉棒几乎要顶破裤子了。

  男孩脸涨得通红,尴尬地低下了头:“白老师,对不起……”

  羞得快要哭出声来了。

  妻子一看情况不对,赶紧一脸笑眯眯地说:“老师又没有怪你,老师只是想问你,这是你弄吗?”

  说着她从背后拿出了一团东西,正是她那些被精液玷污的丝袜和内裤。

  男孩的头更低了,好像要把头缩进自己的胸膛里,脸红的更像要滴出血来了,声音小的像蚊子叫:“是。”

  “是你一个人弄得,还是你们同学几个一起弄得呀?”

  “是……是我一个人弄得。”

  啊!闻听此言,我跟小茹两个人都有些吃惊,那些丝袜和内裤上的精斑既多又浓,我们还猜一定是几个男学生一起射的,没想到居然是这小子一个人弄得!

  白天没有时间,只有晚上钻在被子里的时候才能打飞机啊!短短的两天时间,射这么多精液,这小子就没怎么睡觉啊,他是铁人吗?年轻就是火力壮,我不禁感叹,钦佩着这小子的精力。

  “啊!你怎么这么不知道珍惜自己的身体?”

  看着男孩脸上深深的疲惫感,小茹生气的说:“知道吗,你那样做是不对的,对自己的身体损害太大了!”

  “白老师……你实在是太美了……我每天晚上都会梦见……我忍不住……”

  李强强结结巴巴的说道:“我们同学们都说,白老师又温柔又漂亮……像……像我们的大姐姐一样,大家都说长大了想娶像白老师一样的女人当老婆呢!”

  他看着妻子脸上露出的笑意,越说越流利。

  “嗨,算你嘴甜,那……老师现在给你些小奖励。”

  说着,妻子解开胸前的几颗扣子,从解开的白色衬衣的缝隙里,可以看到雪白丰润的乳房被她薄薄的粉红色半罩杯包裹着,这对性感的雪乳让李强强呼吸急促,真的想要上前好好揉捏一番。

  看着李强强愣神的样子,妻子轻轻地笑了,手指轻轻地弹了弹李强强裤子下勃起的龟头:“你这个学生不乖哦,老师说话都不认真听,是不是又想办坏事啦?”

  “老师,老师……”

  李强强可能是被妻子大胆的动作给吓着了,手足无措。

  “李强强,老师告诉你,用丝袜和内裤打手枪是不对的,只能偶尔为之,你呀,老师……来教……你正确的事情,好吗?”

  妻子有些害羞的说,但是她还是强忍羞意在李强强面前跪下,把裤子往下一拉,内裤一拨,掏出了李强强硬直火热的阴茎。

  一股骚味扑鼻而来,男孩子羞得别过脸,生怕漂亮的女老师会嫌自己阴茎上的臭气。

  李强强的阳具握在妻子的手里,那个小宝贝像是从睡眠中醒来的怪蛇,开始有了自己的意识,昂首挺胸,肉棒丑陋而狰狞,充满了战斗的意志。

  这是多么诱人的东西啊,谁见了能忍住?紫色的大肉棒在跳动,似乎在向妻子招手。

  哇!我吓了一跳,看不出这小小年纪的男孩,阴茎居然已经不输大部分的成年人,起码也有十四五公分,已经超过中国成年男人的平均值了。

  青紫色的肉筋布满肉棒的表面,而且看那直愣愣的样子,硬度恐怕比一般人还要更强一些。

  我有点后悔放纵她玩这样的游戏了,这样的诱惑,敏感而缺乏浇灌的妻子能抵挡得住吗?小茹明显愣了一下,她也没想到男孩的鸡巴会有这么大,她还以为自己将会见到的是一根白嫩短小的小鸡巴,发了一下呆才回过神来,一手轻轻用手来回搓动它,另一只手抚弄着睾丸。

  她上下反复捋动着那孩子的阴茎,用手翻开包皮,见有水珠在龟头处冒出,妻子的嘴角处似乎有了笑意。

  李强强好像是有点被妻子的动作吓傻了,呆呆的一动不动。

  小茹微笑着一边抚摸着肉棒,一边问道:“这样是不是比较舒服?现在老师就帮助你射精,如果你改掉手淫的坏毛病,白老师就会奖励你哦!”

  奖励什么?会是让学生肏自己的屄吗?虽然已经有点后悔,可心里还是一阵激动,不知道让老婆跟自己的学生做爱,她会是什么感觉呢?会不会爽的高潮连连呢?李强强听后,激动中又有点疑惑地问:“老师你说话算话吗?”

  “当然算话了,那老师让你看一下胸部,怎么样?”

  妻子调皮地说。

  “嗯,好呀!老师,我要看你……”

  听见妻子的话,李强强喜笑颜开。

  妻子坐在床畔,一脸娇羞地慢慢解开衬衫的扣子,薄薄的半罩杯上绣满了性感的刺绣,粉红色的蕾丝乳罩与她雪白娇嫩的肌肤形成鲜明对比,高高挺起的凸点处,波浪式的蕾丝花边轻柔地包围着雪白的乳肉和澹红色的乳晕。

  妻子脱衣服的时候故意将胸罩向下拉了一点,将粉红色的乳头漏了出来,白生生的乳肉从妻子的乳罩中溢出,随着她的呼吸而剧烈起伏,两粒的粉红的乳头也随之抖动着,更添一丝淫媚。

  “喜欢吗?捏捏看。”

  妻子发现李强强已经看呆了,就抓着李强强的手放到了自己的乳房上。

  小茹的乳房丰满挺拔,充满着弹性,李强强的手甚至连一半都不能握住,手指间挤出了好多雪白的乳肉。

  李强强两手揉捏着美女教师的雪白大奶,嘴里喃喃着:“老师……你的大奶好棒……又大又软又嫩……”

  “小坏蛋……你轻点……”

  妻子娇嗲着,看似提醒李强强,可脸上的表情看起来明明就是在享受。

  “老师……你的身上,好香……”

  他乘机低下头,猥亵地舔着敏感的乳头,刺激得妻子全身不禁颤抖了一下。

  男孩子的动作刺激得妻子面红耳赤,她感到身体里彷佛像有一团火在悄悄地燃起,啊,不行了,不能这样,再搞自己就要受不了了。

  “停,停下来,让老师来帮你……”

  小茹赶紧喊停,男孩停下来,不知所措的看着她。

  “来,你坐下。”

  妻子让男孩坐在床沿上,自己跪在床前,解开了胸罩,那一对洁白无瑕、高耸挺拨的丰盈玉乳一下子蹦了出来,正上下诱人地晃荡着。

  虽然没了乳罩的收紧,但一道光滑的深深乳沟仍然横亘于挺立的双峰间,两只乳房上的粉红色乳头已经如樱桃般地挺立在玉峰的中间,旁边围绕着一圈粉红的乳晕,真是美丽诱惑到极点。

  看着李强强呆呆的看着她美乳的样子,妻子娇笑着双手捧着两颗巨乳把李强强膨胀的肉棒夹住,然后吃力地将乳肉挤向中间,用双乳形成的深邃乳沟把整根肉棒包裹了进去。

  妻子开始用乳房上下搓揉着男孩的肉棒,李强强顿时觉得快感涌来:“白老师……太……太爽了……你奶子好软……夹得好爽……”

  “快点……啊……你也捏……老师的乳头啊……啊……嗯……”

  李强强听话的轻轻地捏着妻子的乳头,妻子开始娇媚地呻吟着。

  “受不了……太爽了……呼……”

  李强强已经舒爽的眯上了眼睛,浑身打着哆嗦,得快要窒息了。

  “李强强……啊……不要揉……轻一点……啊……”

  乳头上持续的刺激也让小茹欲火焚身,她的内裤已经被淫水濡湿,慢慢地滴落在地板上。

  妈的,刚上来就搞乳交,我目瞪口呆!这淫荡的老婆太要命了!我在手机的另一边看着妻子为小男孩服务,下身难受得要死,忍不住伸手拿过老婆的丝袜套在阴茎上撸起来。

  此时李强强的龟头肿得像一个紫红色的鸡蛋一样,冠状沟的边缘在妻子两个充血微红的雪白嫩乳中不断进退擦刮着,妻子用力抓住自己的巨乳紧紧夹着肉棒上下套动,既感受着奶子与肉棒磨擦产生的快感,又使夹在中间的阴茎受到更大的挤压刺激,当龟头冒出乳沟那一刹那,她还伸出舌尖在肉冠上舔撩了几下,舒服得李强强浑身打颤。

  “白老师……我……我不行了……要尿了……”

  李强强到达了巅峰,声音颤抖地叫着。

  妻子连忙松开乳房,阴茎从乳沟中跳出,肉棒随即跳动着,强烈地抽搐起来,一大股热腾腾的精液顿时像箭一样由尿道口喷出,向妻子那对坚挺饱满的巨乳直射而去。

  过了十几秒后,喷射终于结束了,眼前的景像相当淫秽,妻子一双洁白的乳房上横七竖八地布满了一道道还冒着热气的精液,有一些精液甚至喷射到了妻子的脸和头发上,在灯光下反射着既淫靡又悦目的光彩。

  观看了这无比刺激的一幕,我一直在套弄着的肉棒这时也忍不住“噗噗噗”

  的射了一丝袜。

  “好爽……白老师……”

  李强强似乎有点喘不过气来。

  “李强强……你坏死了,弄老师一身上……”

  妻子娇嗲道。

  “老师,对不起,刚刚太爽了,你的大奶夹得我的鸡鸡太爽了,实在控制不住了……”

  李强强害羞的说着。

  “舒服吗?”

  妻子用纸巾轻柔的擦拭着男孩的阴茎,用手指碰了碰他的马眼。

  “舒服……”

  李强强爽的浑身打着激灵。

  “哎呀!小鸡鸡又硬起来了呢,不累吗?”

  妻子看着手里渐渐直立起来的肉棒,娇嗔道。

  “不累,白老师……我想插你的小穴……”

  李强强期期艾艾地说。

  “想什么美事呢?小坏蛋!你懂得什么是插穴吗?”

  小茹好笑的看着眼前这个年龄比自己小一半的男孩子,笑唾着:“今天就到这里啦!回去好好休息……”

  看着男孩那一脸不情愿的表情,小茹只好耐心安慰他:“听老师的话,你还在发育期,这种事情做多了对你身体不好,老师答应你……嗯,只要你改掉手淫的坏毛病,两天一次,好不好,老师都帮你弄出来。”

  “那白老师,我要一条你的丝袜……”

  看见妻子翘起了眉毛,他连忙解释:“我保证不拿丝袜打手枪了,就是闻着老师丝袜的香味……睡的香……”

  看着男孩子像小狗一样可怜巴巴的乞求样子,小茹无奈的说:“好吧,好吧,要节制哦。”

  转身找出了一条干净的连裤袜递给了李强强。

  “好了,快回去睡觉吧,记住今天发生的事情谁不能告诉!”

  妻子叮嘱着他:“这是咱们俩的小秘密,还有后天晚上记得来,老师帮你继续纠正哦!”

  李强强一脸喜悦的拿着妻子的丝袜走了。

  “老公,怎么样,我做的还可以吧?”

  送走了李强强,小茹拿起手机,娇羞的说:“我估计有两三次,在回家之前就可以帮李强强戒掉手淫的坏毛病了。”

  改掉坏毛病?像你这种矫正法,里才有鬼了!“不错,不错……”

  不过,管他去死呢!我急切的说着:“老婆,我想看你的小屄……”

  “啊?老公……”

  在我的催促下,小茹羞羞答答的躺在床上,撩起裙子,脱下内裤,果然不出我的所料,她那娇嫩的羞缝里早已是一片泥泞。

  “老婆,自慰给我看……”

  “老公……哦……不要……哦……嗯……哦……老公,拿大鸡巴肏我……哦……肏我……好爽……哦……啊……”

  淫荡的叫春声回荡在窄小的宿舍之中,淫靡而香艳!………………小茹视角………………真的好害羞啊!刚刚那个淫荡的勾引自己学生的女老师真的是自己吗?脸上火辣辣的,像刮掉了一层皮的感觉。

  可心里却有一种难言的刺激感,越回想刚才发生一切,自己就浑身哆嗦,下身的水水不由得像泛滥的洪水一样汩汩的流了出来。

  原来不光男人可以调戏女儿家,女儿家也一样可以调戏男人呢!虽然只是个小男人。

  这种主导全程的感觉……嘻嘻……还真的挺不错呢……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